北京赛车微信群二维码大全|北京赛车是国家开奖吗
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您現在的位置:故事首頁 > 親情故事 > 父愛故事

千萬次為你!一臺山寨呼吸機背后的父愛母愛

小故事網 孝敬父母的故事 時間:2015-02-02

拯救車禍兒子
 
山村老夫妻舉債70萬
 
千萬次為你!一臺山寨呼吸機背后的父愛母愛2006年3月18日,浙江省臺州市陽光明媚,一切顯得春意昂然。剛滿23歲的付學朋做夢也想不到,就在這生機勃發的季節,一場飛來橫禍,竟會讓他年輕的生命倏然枯萎!當天下班后,他騎摩托車行至市府大道一個轉彎處時,突然被一輛疾駛而來的轎車迎面撞上,付學朋當即“飛”了起來,又被重重地拋落在8米之外,頭部鮮血橫流……
 
當這一噩耗傳到臺州市黃巖區上鄭鄉干坑村時,年過五旬的付敏足和妻子王蘭芹悲痛欲絕。
 
長相清秀、性格陽光的學朋是付家唯一的男孩,自小就很懂事,并擁有與人為善的溫良性格,父母和兩個已出嫁的姐姐都很疼愛他。由于當地屬貧困山區,農民收入微薄,高中畢業后他就開始四處打工貼補家用。出事前,付學朋正在臺州一家汽修廠做噴漆工,并夢想著將來能擁有自己的修車店。然而,這場車禍徹底改變了他和家人的命運。
 
經過漫長而艱難的搶救,付學朋最終從死亡線上掙扎著活了過來。但由于呼吸中樞神經和運動神經受損,他脖子以下的部位幾乎完全癱瘓,并喪失了自主呼吸功能。唯一的辦法就是養在醫院里,依靠呼吸機和插在喉部的外接塑料管維持生命。看到兒子的慘狀,付敏足夫妻伏在病床上啜泣不止。他們多么希望,這只是一場噩夢!兒子這么年輕,他曾經告訴母親,希望找一位溫柔善良的妻子,還想當老板賺大錢,好好孝敬父母……而今,無情的車輪卻把他的理想和未來輾個粉碎。
 
經法院判決,事故雙方各擔一半責任,肇事車主一次性賠償付學朋48萬元治療費。這筆錢看似不少,但對于一個只能靠呼吸機來維持微弱生命的人而言,卻遠遠不夠用,付學朋在醫院里每天要花費4000元,一周就是兩三萬。很快,對方賠償的醫藥費就花光了。
 
為了挽救兒子鮮活的生命,付敏足夫婦從此踏上了漫漫借債路。他們先是向親戚朋友東拼西湊了50多萬元,但很快又花了個精光。無奈,夫妻倆又硬著頭皮挨家找鄰居借錢。盡管這個小山村的每個家庭都不太富裕,但鄰居們出于同情,還是會你三百我五百地拿出錢來,對夫婦倆說:“別說借了,你們欠的債已經夠還半輩子了,這點錢算我給孩子的……”夫妻倆的臉刷地紅了,但他們還是伸出布滿老繭的手,接過點點滴滴的救命錢,并一一登記在家里的賬本上。
 
此后的一年多時間里,付敏足夫婦輾轉于臺州、上海、北京的各大醫院。專家為付學朋做完檢查后,都無奈地告訴他們:“你兒子不能動手術,目前只能靠呼吸機來維持生命。”希望破滅后,付敏足一次次和妻子抱頭痛哭。但最后他都會抹一把眼淚,抬起頭來堅定地說:“哪怕有千分之一的希望,我們就不能放棄給孩子治療!”
 
在臺州市中心醫院重癥監護室里,付學朋共待了兩年。每天只有下午三點至四點,付敏足夫婦才可以進病房看兒子。為了這每天一個小時的探望,他們就帶著干糧住在醫院里。因為醫院離家實在太遠了,來回不方便。無論酷暑寒冬,夫妻倆每晚都睡在監護室外面的椅子上,一睡就是700多個漫漫長夜。
 
到2008年9月,付學朋已經花去了110多萬元醫療費,父母為此舉債70萬元。此時,付敏足和妻子已經借遍了親友和全村,籌錢無門的他,甚至連女婿“回門”時孝敬自己的兩瓶好酒,都賣掉給兒子換醫藥費了。可醫院的催款單,還在源源不斷地送過來。山窮水盡之際,夫妻倆決定接兒子回家養病。付學朋一刻都離不開呼吸機,而要買一臺最便宜的呼吸機也要十幾萬元,這可怎么辦呢?付敏足夫婦一籌莫展。
 
每年960萬次
 
日夜捏呼吸球為子續命
 
見這對山村夫妻實在可憐,一位醫生向他們建議說:“辦法倒是有一個,醫用呼吸氣囊可以代替呼吸機,一樣能維持你兒子的生命,只怕你們操作不好,有風險啊。”付敏足夫婦眼睛一亮,說:“只要能救孩子,再難我們都不怕,您快說說怎么操作才行!”
 
不一會兒,醫生拿出一個圓球狀的急救呼吸氣囊說:“這東西是手動操作的,必須每分鐘為病人摁壓18到20次,如果停頓超過兩分鐘,病人就可能窒息死亡。一些經過專業訓練的醫護人員,也只能堅持捏兩個小時的呼吸球,要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摁壓,這對任何人的意志力都是極大的考驗啊。”此時,已毫無退路的付敏足夫婦異口同聲地表示,為了救孩子,他們一定會堅持下去的!
 
因為付學朋無法自主呼吸,呼吸球要連在插管上,靠父母一下下摁壓“氣球”,把氣體通過插管輸送到其肺部,他才能延續生命。經過醫生的指導,付敏足夫妻倆很輕松就掌握了“手動供氧”的動作要領,于是他們為兒子辦理了出院手續,并從醫院買了一個能救兒子命的“皮球”,和一節輸氧插管。
 
從醫院到家需要幾個小時,由于公路坎坷不平,付敏足和妻子就跪在兒子身旁,用雙手小心翼翼地捏著呼吸氣囊,嘴里念念有詞地看著手表從1數到20,他們生怕多壓一次或少壓一次。晚上八點多,經過三個多小時的顛簸終于到家了,此時夫妻倆的雙手已經酸軟……而從這一天起,這個貧苦家庭對兒子生命的艱難守望才正式開始。
 
每天,付敏足和妻子輪流給兒子捏壓氣囊,每人兩個小時或四個小時倒一次班,吃飯睡覺都是輪換著來。一天,妻子病倒了,付敏足一整天守在孩子床前。到了晚上,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心疼地說:“兒呀,你該休息一下了,讓我替你一會兒。”付敏足也想換手上廁所,就將呼吸球交給了母親,并再三叮囑,捏的時候一定要把握好節奏。
 
當他上完廁所回來時,卻看到兒子正在翻白眼,手腳也在抽動。他大吃一驚,才知老人沒掌握好捏壓力度,導致氣囊管從喉結處脫落了!付敏足嚇得臉色煞白,當即迅速接上,躺在床上的學朋這才緩過氣來。當看到兒子的呼吸,隨著自己緩緩捏壓呼吸球的頻率變得平穩,不一會兒兒子就發出了香甜的鼾聲,欣喜的淚水不由在付敏足臉上流淌。
 
誰能體會到那份感動呢?一個小小的“皮球”,竟和自己的兒子性命攸關,而孩子的命運就把握在自己的手里。
 
當晚,付敏足時刻不敢松懈。正值冬季,寒風不時從門窗縫隙中涌進這間家徒四壁的老屋,他凍得瑟瑟發抖,卻不敢躺到床上捂著棉被給兒子“供氧”。因為那樣容易犯困,他得一分一秒地保持著清醒狀態。為了不讓自己打瞌睡,他就這樣坐在冰冷的凳子上,給兒子摁壓了一整夜呼吸球。
 
后來,兩個女兒也過來幫助父母,白天她們姐倆為弟弟摁壓呼吸球,晚上由付敏足夫妻輪班。無論白天黑夜,無論炎炎夏日還是風霜雨雪,全家人時刻都與付學朋同呼吸,共命運!大家都明白,他們片刻的疏忽都將導致與親人的永別。
 
一分鐘捏呼吸球18次,一天25920次,一個月是80萬次,一年下來就是960萬次……不要以為這個動作很輕松,事實上“捏皮球”是個體力活,除了掌握好呼吸頻率外,還要兩只手一起用力,握住氣囊的中間部分讓它癟下去,現出“像兩只拳頭握緊”的樣子,才能保證為學朋提供足夠的氧氣。然后停留一秒鐘再松開……一天下來如此反復上萬次,付敏足和妻女的手臂和手腕都酸得抬不動了。
 
付學朋雖癱瘓在床,但他的脖子可以扭動,也能只張嘴而不發聲地“說話”。在他的床對面,是一臺被放置到兩米多高立柜上的電視機,這是他生活中唯一的娛樂。看著全家人圍著自己沒日沒夜地辛勞,學朋甚至一度產生過輕生的念頭。那天,身子動不了的他,竟用頭拼命撞墻,撞到血流如注。
 
幸好,他時刻離不開家人的守護,付敏足很快就發現了兒子的異常舉動。“傻孩子,你這樣做對得起誰呀?你這是對自己對親人不負責任知道嗎?!”他一邊讓妻子趕緊去請村里的醫生,一邊含淚捏著呼吸球咆哮著。一瞬間,懊惱、悔恨、壓抑……百般滋味涌上學朋的心頭,他“哇”地一聲大哭起來。
 
自從將兒子從醫院接回家后,付敏足夫婦從未睡過一個囫圇覺。只要聽到一丁點聲響,哪怕不該自己“值班”,他們也都會起來看看兒子。學朋有痰吐不出,喉嚨難受得無法呼吸,便用舌頭咂巴嘴巴,發出聲音,父母就會馬上醒來,然后熟練地戴上手套,扒開氣管插管,插入一個導管,把卡在兒子喉嚨的痰吸出來。沒電的時候,吸痰器無法用,爸爸就彎下身,用嘴對準兒子的氣管插管,把痰吸出來。
 
學朋感到口渴時則用舌頭吸上腭,發出“噠噠”的信號,父母馬上給兒子端水……漸漸地,付敏足夫婦和兒子形成了默契,只要學朋發出一點聲響,他們就知道兒子要什么,只要看到兒子的口型,父母就能“聽懂”他在說什么。
 
自制“山寨呼吸機”
 
舐犢深情創造生命奇跡
 
為兒子捏了一年呼吸球之后,59歲的付敏足長出了滿頭白發。小她10歲的妻子,則雙手指關節異常腫大,總是彎曲著,已經無法伸直,“醫生說跟捏皮球有關”。不光父母吃不消,付學朋的兩個姐姐也有點扛不住了,她們家里都有小孩要照管,而對弟弟的看護,又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,她們似乎看不到盡頭。直到2009年底,這種狀況因為學朋的姐夫靈機一動,才得到緩解。
 
二姐夫是做模具的,他在電視上看到有人做出了人工呼吸機,就想試著為妻弟做一個,把全家人從擔驚受怕的“捏皮球”工作中解脫出來。他和岳父先是用自行車的鋼圈加電動機,但做成后發現轉速太高了。
 
經過多次試驗后,他們又陸續買回了模具、電動機、減速器、傳感器、連動桿,并把這些設備連接起來,中間是呼吸氣囊。“皮球”的一側靠著墻壁,當電動機接通電源,帶動減速器運行,連動桿按頻率擠壓皮球--相當于人的手握著皮球,一捏一捏的,然后皮球把擠壓的氣通過一根細長的皮管,輸送到付學朋的氣管處,居然就能幫助他平穩呼吸了!看到這個勝利成果,一家人又驚又喜。
 
可村里經常停電,而一旦在全家人熟睡時的深夜斷電,使用著“山寨呼吸機”的付學朋就會喪命!為解決這個難題,全家人又“集資”買了一臺發電機。然而運轉幾天后,付敏足和妻子心疼了,因為設備一整天開下來,要花費掉八九元的柴油費,一個月就是兩三百元。
 
對這個捉襟見肘的家庭來說,如此大的開銷,他們舍不得。要知道,每人每月280元的政府低保,就是這一家三口全部的生活來源啊!付敏足夫婦倆寧可自己累點,只要能省錢。于是,機器一般都只是晚上睡時才開,從早上6點到晚上10點,老兩口依然堅持為兒子“捏皮球”。
 
自從用上這個模樣奇怪的“山寨呼吸機”,見父母不用像往日那樣晝夜不停地辛苦了,付學朋的心情也比以前好了許多。他每天都喜歡看電視,和父母聊天,還幫助安排家里的事情,比如誰家在她姐姐出嫁時送了禮物,如今人家娶兒媳婦了,別忘了“還禮”。
 
每當從電視新聞里看到,哪里有醫院可以治療和自己相似的病,付學朋也會向正在忙碌的父母發出信號。夫妻倆看了之后,就四處托人打聽情況,但回復總是“維持現狀”。
 
有想吃的食物,付學朋也會告訴母親,王蘭芹當即就去買來做給兒子吃。“魚肉什么的,我們只買他的份,這些東西,我們都不吃的。”節儉到極致的夫妻倆,已經記不清有多久沒有吃過肉,多少年沒添過一件新衣了。付敏足腳上那雙穿了多年的鞋,早已經露出了腳趾,他卻從沒想過要換一雙新的。
 
2011年,當地政府了解情況后,給予了這個苦難家庭相應的醫療救助,并利用當地啟動“美麗鄉村”建設的機會,為付敏足夫婦安排了村里的保潔員工作,每月工資600元。但這份工作,夫妻倆只能一人半天輪流干,因為家里不能沒有人照顧命懸一線的兒子和老母親。
 
有時實在累了,回到家里,兒子要這要那,媽媽也會發脾氣。可過不了多久,她又心疼地去幫兒子擦鼻涕,擦身體,翻身。付學朋沒有知覺,大小便失禁,老人就像對待嬰兒一樣,給他下面墊了布墊,又怕他長時間躺著生褥瘡,給他買來水袋墊在下面……她從沒有想過放棄兒子,盡管學朋出事后,醫生就宣告了一個沒有希望的結果。付敏足則說:“就慢慢磨吧,能磨到什么時候就是什么時候。如果有一天,我們老兩口老了,走了,再也不能照顧兒子了,是他的不幸,如果我們還在,是他的幸運。”
 
令人欣慰的是,2012年12月底,這個不幸家庭的遭遇經媒體報道后,在社會上引起了廣泛關注和同情,各界人士紛紛向付學朋伸出援手。臺州一些熱心人,帶著許多生活用品去看望他,并鼓勵他堅強活下去;一家醫療器械公司也派人看望學朋,并表示會向他捐贈一臺呼吸機;區殘聯給他發放了撫恤金補貼,一年大約有4500元;截至2013年1月28日,網友們對學朋的捐款已經達到56380元。而央視為其聯系的北京醫療專家,也已經在趕往臺州的路上……在這個寒冷的冬天,無數陌生人傳遞的溫暖關愛和祝福,令30歲的付學朋露出了明朗如初的笑容。
 
5年來,付敏足夫婦用壞了6個簡易的呼吸球,并和家人在上面摁捏了5000多萬次。也正是憑借一個個“皮球”,和一臺造價不足2000元的山寨呼吸機,他們已經把兒子的生命延長了5年!
 
盡管付敏足夫婦的雙手已經嚴重變形,也因生活的磨難過早地蒼老了容顏,但他們從未喪失讓兒子恢復健康的斗志。兩位老人依然憧憬著,有一天兒子能像從前那樣自由地行走和呼吸,能清脆地喚他們一聲“爸爸,媽媽”。

分頁:1 2 3 下一頁
故事精選
北京赛车微信群二维码大全